相关动态

最新活动

河北教育出版社《葛剑雄说城》新书分享暨读者见面会在长沙成功举办,葛剑雄教授与读者展开一场同城市的深度对话

来源:河北教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时间:2022-11-07
被阅览次数:1778

  近日,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葛剑雄说城》新书分享暨读者见面会在长沙举办。该书作者、我国历史地理学领域著名学者葛剑雄分别做客麓鸣书院与岳麓山大学科技城止间书店,结合城市的起源和发展、城与人、城与社会、城市怎样让生活更美好等话题,与现场读者开展了关于城市的深刻思考与深度对话。
  《葛剑雄说城》是一部讲述城市历史文化的杂文集,汇集了葛剑雄多年潜心研究历史地理及城市实地考察的成果,系统展示了其在城市历史地理学领域研究的学术成就,同时也是对城市历史文化知识的普及和宣讲。此书出版后广受好评,先后入选中国好书月度榜单、光明书榜、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优秀畅销书排行榜等权威榜单。



  如何认识一座城市?在本次新书分享暨读者见面会上,葛剑雄把自己多年来认识城市、思考城市的心得毫无保留地分享给读者。他认为认识城市不仅要认识城市的“物”,也要认识城市的“人”。具体而言,认识古城,要看城市的遗址和文化,从公共设施观察城市是否宜居;认识现代城市,要看这个城市的概貌,包括标志性建筑、城市布局、道路网络、水系等;了解一座城的精神内核,要去具有代表性的公共场合接触城市里的人,如民居、商业服务中心、街头艺术聚集地等地点,观察城市人的精神风貌。



  针对现场年轻读者普遍关注的城市选择问题,作为中国移民史研究权威,葛剑雄表示,了解一个城市的移民构成、了解一个城市的文化,应该是年轻人选择城市就业和定居时应该要考虑到的。中国的城市,尤其是现当代的城市,少有真正意义上的土著,大量的农村人口在近数十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涌入了城市,中国的城市发展史就是一部移民史。葛剑雄认为多元、平等和公平的竞争环境,应当是我们当今城市文化建设的实践纲要。正如他在分享会上所说:“只有当移民拥有多元特征,又处于平等竞争的地位,本土的传统文化和少数群体的文化得到有效的保护,人口处于良性的流动状态,才能形成富有鲜明特色和创新活力、多元多样、兼容并包、自主自觉的都市文化。”

图片来源:长沙新闻综合频道

  葛剑雄在地理这座舞台上,用脚步丈量大地,他的足迹遍布世界七大洲数十个国家,去过南极、北极、非洲乞力马扎罗山……活动现场,葛剑雄与大家分享了自己游历各地的经历,为读者介绍了一些海外城市的前世今生。葛剑雄认为,定义一座城市的风貌和气质,从建筑上来说,往往并不是看多数寻常老百姓住在哪里,而是要看其标志性的建筑群落如何与众不同。例如,欧洲大多数城市会以市政广场或教堂为核心。一般来说,看了这些建筑,我们基本能够读懂这座城市。

图片来源:长沙新闻综合频道

  葛剑雄希望大家在国外城市尤其是知名古城旅游时,尽可能将其放在人类文明进程的宏观位置进行纵横观察对比,思索其对我们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能够产生什么启示。比如,当代中国该如何科学合理地对旧城进行保护和改造,在未来我们又该怎样对城市保持可持续性的正确的认知。

图片来源:长沙新闻综合频道

  葛剑雄教授的分享视野开阔、内容精彩、幽默风趣,不时引起台下读者热烈的掌声和欢快的笑声,现场气氛温馨又热烈。“说城”之余,葛剑雄还特别与现场读者交流读书心得。他说阅读本身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理解所阅读内容的真实含义,“这个就需要我们不仅读书,还需要我们实践,把知和行结合起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行合一”这是他经常自励以及鼓励人的两句话。在长沙,他再一次把它们分享给了读者们。

葛剑雄教授为读者签售新书  图片来源:长沙新闻综合频道

精彩对话摘录
  
  问:您说是城产生社会的分化,专业的工匠等都因为城而出现。我想问,到底是因为社会的分化出现了城,还是因为城出现才产生社会分化?

  葛剑雄:如果客观上不先形成一个城,那么也就没有后来的社会分工。如果是早期的人要先来规划,在当时是做不到的。到了后来,我们知道周公的洛邑就属于规划,而且那是因为他已经有这个组织能力了。所以我的说法是,要先有(早期的)城存在,再有的这个分化概念。至于我们现在讲的存在城的标准是什么,是后人总结的。文明发展到已经成熟了,那么以后的城往往才是有意识地规划开发。
 
  问:农业是最先进入文明社会的。这毫无疑问,所谓的几大文明古国都是在农业的基础上来的,游牧业社会是比较晚进入文明的。那么,为什么常常是游牧这个晚进入文明的社会,把先进入文明社会的社会给灭掉了?
  葛剑雄:破坏比建设容易得多。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文明有破坏能力、有比较强的战斗力。
  春秋战国时期,农业民族打仗都是用马拉兵车的,本身对道路要求比较高,它拐弯的半径也需要比较大,路太垂直它就不行,高低起落也不行。一辆兵车上面战斗力很有限,下面步兵都是保护马、保护车的,上面主驾就拿个二三米的矛,打击半径只有这么大。而那些游牧民族,骑着马、还弯弓射箭,对道路要求比较低。特别它机动灵活,再加上有弓箭延长打击半径,所以游牧民族在战斗力方面强,他们造成的破坏也比较强。比如罗马、希腊的文明在游牧民族进入以后,基本上全部被毁了。任何的破坏,总比建设速度快、力量大。
  但是会破坏不代表会建设。从本质上讲还是农业文明最后战胜了它,特别是在我们中国。你看在中国,有几次是游牧民族南下,甚至入主中原。但军事上的征服者,毫无例外会成为文化上的被征服者。
 
  问:在人类的历史上,城市、尤其是现代城市出现的历史并不长,整体来说,城市对人类存在着巨大的吸引力,但也有一些城市正在被逃离、被抛弃,一座城市的死和生,最关键的是什么?
  葛剑雄:现在那些被逃离、变成空城的城市,基本是这座城市的功能已经不适合当下的需要了。这种现象不仅中国存在,欧美国家也有,例如美国的底特律。现在的城市,一般都依托一定的产业。当这个产业过时,当一些功能消失或遭到破坏,比如以旅游为支撑的城市,景观遭到破坏,它自然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城市要更新,要活下去,就要有新的产业。像东北的鹤岗等,本来就是工业城市、资源型城市,现在它没有煤了,也没别的新的产业,市民自然就要去别的地方。
  当然,也不是说一个城市一定要有多元产业,但一定要有一个维持经济兴旺的产业。如果只是多元产业,但主要的那个产业衰落且找不到更替的,那这个城市也会衰落。

作者简介



  葛剑雄
  1945年出生于浙江湖州,复旦大学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历史学学部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西汉人口地理》《中国人口发展史》《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中国历代疆域的变迁》《黄河与中华文明》等。



 
Copyright 河北教育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982号     冀ICP备16028594号-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编号(总)网出证(冀)字第003号